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1-11

好VC敢拿自己兜里的钱陪你一起玩,坏VC转过身就得找你拿回扣。不信你试试!

对于绝大多数创业者而言,最最要命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钱来维持公司的运转。

一元钱难倒英雄汉。你无法像解决技术、生产、销售等其他问题一样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你不得不看着别人的脸色行事。

找谁借钱合适呢?最近十年来,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 ,下文简称VC)在国内变成一个很时髦的事。想必你也听说过很多牛人在VC的支持下,一把成功的例子。但我还是要劝你,90%以上的生意是不需要风险投资的。父母、亲戚、朋友、大款暴发户,他们的钱都比风险投资商的好拿。甚至政府和银行,只要你有“办法”能搞得定。

为什么VC的钱是烫手的钱?

因为这些钱的要求是最苛刻的,附加条件是最多的。本质上,VC给你的每一分钱都是你们的血汗钱,因为这些钱代表着投资商拿走了一部分你们的股份,而你所抵押的则是你的未来收益,你的公司也不再由你一人话事。

更大的危险在于,你的创业从此走上了一条华容道。要么IPO或者被并购,帮助VC获利退出,要么把钱烧光清算死掉。总之甭再想着小而美的独立存在,哪几乎是不可能的。

以我所见,VC是一帮推销金钱的家伙(并无贬义),要在有限时间内把大笔的钱下注在有限的十到二十个项目中,其实就是合法的赌博。

他们很现实,如果你是一个难得的连续创业家,比如季琦、周鸿祎,或者是从大公司走出来战功显赫的高管,像陈义红、王峰这样的,风投会追着给你钱。但大多数创业者刚开始根本不像一个Superman,所以,选择是双向的。

在2007年之前,中国的风险投资是一个供给远大于需求的买方市场。太多饥饿的创业公司在追逐少数“聪明的钱”。这两年,情形似乎正在发生变化。在像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清洁环保、消费服务等这样的热门领域,买方市场正在向卖方市场过渡。

确实,如今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的VC集中营,热钱砸到你头上的几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了。仅仅2010年第一季度,就有超过5.7亿美元的创投基金,31美元的成长基金被募集。第二季度,新募集的创投基金超过18亿美元,成长基金22亿美元(根据Chinaventure投中集团的数据)。

坏消息是,太多的傻钱闲钱正在稀释少数“聪明的钱”。一大批没经验没性格没伤过的家伙匆忙上阵。他们也许是不错的MBA、会计师、咨询顾问、券商投行甚至技术官僚,但对于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VC投手,还严重准备不足。

前一段,经纬创投的管理合伙人,也曾是易趣创始人的邵亦波在新浪微博上抱怨,他在自己投资创办的一家公司的董事会上碰到一些实在不怎么样的VC。公司的CEO、他的创业伙伴被折磨得很惨。公司做得很好,但是因为这些VC,CEO浪费无数时间,错过很多机会。邵老大自己创过业融过资成功过,现在又是干风投这行的,如果他都觉得碰上坏VC搞不定很Trouble,没有他们会做得更好。其他人可想而知。

现在是创业板高潮未退,中国概念一卖就灵的时候,根本看不出谁是好VC谁是坏VC。但我相信,不出三年,中国的风险投资业将会出现一地鸡毛的局面。点石成金的反过来也可以点金成铁。只是未来,好VC上天堂,坏VC会下地狱吗?

没有哪个投资人的脸上会写着我是坏VC。那么,对于下定决心要引入风险投资的创业者来说,学会一点辨别就非常有必要。

1, 好VC够贪婪够冷酷,坏VC扮天使滥好人

和深圳的成功创业家、天使投资人杨向阳交流,我问他怎样才算最好的风险投资人?他觉得,得像他的朋友赛富投资的老大阎炎一样,“够贪婪,够冷酷”。

“什么叫贪婪?贪婪就是充满希望,下注在一个看起来只有万分之一可能的事情。所谓冷酷,就是同时要保持非常冷静和高度理性,不能为某些表面的东西所诱惑。”两人的共同朋友、深港产学研创投的老大厉伟对这句话做了完美的诠释。

本质上,风险投资是一个代客理财的金融服务业。VC的真正客户不是创业者,而是大大小小的LP(从退休基金到煤老板)。后者才决定了他们的管理费和分红到底能拿多少。

这个行业高度奉行着优胜劣汰的定律。TOP10的领先者会掠走80%的利润。衡量这些VC的首要标准,绝对不是创业者的满意度,而是IRR(内部回报率)。所以,你该知道VC的屁股会坐在哪一边。

好的风险投资人一定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今年在海外IPO的一家消费品制造企业,早几年曾因为创始人不合分家,资金链一度濒临断裂。当时,企业老板不得不四处委托中介找钱。一家有实业背景的本土基金和一家海外基金同时表示了兴趣。前者开出的条件宽松,但决策程序太长。而后者可以在一个月内就把资金打到企业账户上,不过条件苛刻。这位老板选择了后者。为了省钱救命,甚至连律师费都没花就签了一大堆英文文件。日后才明白,其中不但有优先清算权等条款,而且大大稀释了他的股权。后来公司上市,收获最丰的是VC。老板自己一边骂VC冷血,一边也承认,就算当时知道这一切,可能还是会签。

全球最牛的VC之一红杉,其口号是做“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在经济光景好的时候,创业者和VC的利益高度一致,都要把企业价值做到最大化。可一旦经济出现危机,VC们首先考虑的是就是项目资金的安全性和可退出。Zappos的创始人Tony谢,谈到为什么要把企业以12亿美元卖给之前再三拒绝的亚马逊时,直言就是红杉的压力。在此役中,后者的4000万美元投资以6倍回报安全落袋。

前一段参加某论坛,有一位半成品创业家在台上公开炮轰投资人是趁火打劫的,是骗子,舆论哗然。个人猜测,这位创始人之所以开火,是因为投他们的基金之一,最近又投资三家B2C公司,没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让其心中很是不爽。毕竟他们是咬得很紧的竞争对手。会不会这商业秘密都共享呢?可是,跟这个公司时间最长的VC都十年了,还在等着上市的果子,这些VC能不着急退出吗?

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不是找结婚对象,而是挑舞伴。如果一开始把VC想象成天使,很容易一厢情愿,蜜月期过后,才发现对方是凤姐就可怕了。婚姻是长久契约,舞伴可以轮换,而且早晚要分开。既得根据彼此需求相互吸引,更要展示默契秀出舞技让外人鼓掌。Business is business ,一旦曲终人散,各取所需各回各家吧。

沈南鹏觉得,最好的投资是不用VC操心的投资。最好的投资只需要一把就够,最好的投资是锦上添花,但前提是创业者真是那块料。

那些喜欢扮演天使爱当导师的VC,更像是在培养自己的“转世灵童”。他们往往并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他们从一开始就对被投对象缺乏理性判断并把个人情感带入其中。他们希望用自己的海外成功经历来言传身教,他们当然喜欢心悦诚服的好学生,但好学生就一定是好的创业者吗?请各位别对号入座。

还有一些肩负政府意旨国有身份的风投,他们动辄就是从国家战略产业布局出发考虑,无原则地滥施母爱,慷慨地支持“家养企业”甚至官二代企业。他们的钱不是不能要,但你要考虑,你将来想和一帮什么样的公司在一块?

我还见过一个由江浙富二代小朋友搞的VC,钱是父辈给的。他们从国外留学回来,还带着对世界美好而单纯的想象。投了几个大学生创业的案子,可学生自己还搞没清楚商业怎么玩,最后都成了血淋淋的教训。

一个不讲专业化、不以市场效率最大化为原则的风投,把钱像施化肥一样撒给那些生命力微弱的种子,不是浪费又是什么呢?

2, 好VC帮你排雷,坏VC替你做主

“投资人帮你是情分,计算你是本分,帮得到你是戏份”。这是成功融资过多次的连续创业家孙陶然的实话实说。

几乎每一个VC都会跟你强调:除了钱,我们还能帮你更多。姑妄听之,以下几件事他们也许能帮上忙。1,钱;2, 找个靠谱的CFO,挖几个简历漂亮的大公司高管;3,提供信用背书,介绍几个客户、渠道或者供应商; 4, 更牛的能帮你摆平产权官司法律纠纷,我听说过某VC大佬干过从监狱里把创始人捞出来的事。

邵亦波坦承,VC成事不足(哪有公司只靠VC做成的?),败事有余(在董事会上有一票否决权)。好医生都牢记一句话:first and foremost, do no harm.意思是第一重要的不是把病人医好而是不要病人医的更糟糕。这同样适合VC。好VC知道谁是主角谁是配角:公司的成功,95%以上来自于一个全身心投入的创始人。既然投了他,就应该充分信任他。坏VC觉得自己见多识广,处处插一脚,不知道做快的决定、灵活调整是小公司赢的原因。

2001年8月,李彦宏要从后台技术提供商转型成为独立门户网站的时候,董事会里没有一个人举手赞成。因为,该举动会立刻得罪中国最大的几家门户网站。李彦宏跟所有VC大吵了一整天,甚至以辞职相威胁,最后才摆平。VC所考虑的一定是最安全的决策,却未必是对企业最正确的决策。

好VC和好创业者是互相成就的事。VC只知道数字数字数字,而创业者更依赖直觉直觉直觉。在企业的成长期,直觉往往比数字更管用。

有时候,风投会希望在公司里设置一个他们选定的更具商业经验的CEO或者总裁,当他们认为创始人自身存在一些缺陷的时候。Google找了施密特就是对的。乔布斯用了一个成熟稳重卖糖水的经理人来管理他的公司,结果差点就毁了Apple。还有YAHOO,纳赛尔生生把一家技术公司做成了一个媒体广告公司。

红杉投过Amazon、Google和硅谷各大著名公司,就是没办法投进去facebook,为什么?因为这家创投当年将肖恩帕克从他自己创办的公司Plaxo赶出去,而肖恩后来被马克扎克伯格清癯当上了Facebook的总裁。在他的示意下,马克以一身睡衣走进红杉的办公室,明显的戏弄。马克后来谨记将董事会的权力紧紧揽在手上。但肖恩后来还是被风投ACCEL请出了Facebook,理由是涉嫌吸大麻丑闻。

圈中有一些素以作风强势著称的VC。我观察过一些他们投的项目,成则大成,败则大败。如果创业者本身素质很强,自己有主见有商业感觉,那么高手过招,遇强更强。乡村基的创始人李红的经验是,不要给风投以任何做决策的机会,相信自己的判断。

反之,如果创业者仅仅长于技术或者创意,就很容易按照VC设计的商业路线走,甚至被VC找来的CEO接替。这还不算杯具,如果VC的合伙人当了董事长,CEO又是职业经理人,那么创始人的角色就尴尬了。在国内,完全靠职业经理人做成功的我还真没见过几个。

3,好VC敢拍板不含糊,坏VC只跟风不靠谱

美元日元人民币都是钱。创业者选VC, 跟索斯比拍古董CCAV卖标王不一样,不是谁出价最高就给谁。也不是谁名气大就给谁。我的建议是和任何可能最快提供资金的人谈生意。跟最肯花时间理解你的人谈生意。

为什么?美国有个网站叫Thefounded.com,是硅谷一个连续创业家做的。在这个实名交费注册但可以匿名评论的社区里,创业者可以在上面对各家风险投资商进行排名、评估。以5分制的形式,从历史纪录、经营能力、决策效率、有利的交易条款、执行援助(track record, operating competence, pitching efficiency, favorable deal terms and execution assistance)等五个维度来打分,并给出评价意见。很有意思,硅谷里那些鼎鼎大名的基金并未名列前茅,反而是一些中小基金更受创业者肯定。

那些心怀不满的创业者,给出的评价也很有趣。比如有的是嫌投资商态度敷衍,“全都是废话”;有的是认为“他们尽其所能窃取关于我的业务的一切信息”;还有的说:“这其间的气氛非常不友好。他们要的太多;更有甚者,批评某TOP基金“除了王牌合伙人,只剩下一群妄自尊大又没有成功纪录的家伙……”

VC是群居动物。他们很聪明,二级市场热什么大家投什么?尚德火了,光伏制造商可以从第一名投到第十二名;新东方红了,厨师培训都敢拿千万美元融资。现在,只要是能上创业板的项目,不管以前看不看得上,阿猫阿狗都来抢。

风险投资其实很害怕风险,一个未经验证过的商业模式,要想融到钱是相当困难的。因此,好VC才稀有。跟随潮流不NB,制造潮流才是真正的大牛。像IDG投连锁酒店,达晨投养鸡场,没人敢投你敢投,投对了就是先驱,投不对就是先烈。“羊群效应”看似安全,但事实上在一个行业里,所有被投的企业最多也不过1/4能幸运上市。

调研严谨估值谨慎规则透明决策爽快的是好VC,那些出价高没经验混不怕的敢死队可能坏你大事。

没有一个企业是完美无缺的,好VC能从别人看不到的角落发现你的价值。愿意为你冒风险的VC,你就该帮它分担点风险。毕竟,谁都喜欢便宜货。做生意总不能把好处都占了。

4, 好VC靠拼命工作,坏VC弄人脉资源

和朋友谈及某TMT产业早期旗帜人物,这几年转做风投。项目有一些,但没见到过成功的。推敲原因,第一,该大人物自己靠造梦起家,也容易被别人的梦激动;第二,他知道趋势前沿,但对技术产品模式没下苦功精研;第三,他善于编织资源网络人脉,喜欢投干大事的公司。但成功者都是从小事干起。投资终究还得理性。

我所见的圈内一流VC,只要还在一线战斗的。每周工作没法低于60个小时。你想想,至少得在5个以上被投公司董事会任职,还要有30%以上的时间学习新知识看新项目,再参与基金内部讨论和行业会议,带团队,给LP汇报等事务。

某VC前几年深陷是非漩涡,压力大到不行,今年起却“天胡地胡”。老大的发型也从上海滩背头换成了平头。他过去是完美主义者,以为光勤奋+聪明就够了。可要求太高,投得太急,整了一些烂案子。后来学会了自省,知道总有一半以上的案子是不成功的。能不能一直坐在这个赌桌上,幸运是第一位。

VC这行,是长期博弈,背景关系吃不了一辈子。我知道一家新锐基金被圈内很多人批评,讲他们做事太独,扩张太快,手段太嚣张。但他们屡屡投出让业界看不懂的案子,很多只是功夫下得够深,视野比别人更宽罢了。我看过他们做的一份3万字的行业研究报告,是我见过的最好之列,大量文献收集和田野考察,没有任何废话套话,逻辑清晰,结论明确。成功没有侥幸,号称有关系有背景的人多了,能比没背景的更勤奋玩命才叫本事。

风投公司是金字塔型的,在顶端有那么不超过20个名人,但是其下有许许多多你听都没听到过的家伙,其共同点就是他们的一块钱就是值一块钱。谁都希望自己的董事会里坐着周全靳海涛沈南鹏,谁都希望用上他们的建议和人脉。但除非你的生意是他们特别感兴趣的,你有着非常显赫的成功纪录,否则他们的时间很金贵,对你的帮助也有限。

衡量一家风险投资机构的水准,不仅要看木桶里最长的板——管理合伙人,还要看最短的板——副总裁、投资经理、分析师。他们大部分时间跟创业者泡在一起的。有些基金是大牌“Tiffiny”,可发给你的只是一个“钥匙扣”。这个时候,所以我建议你对其建议的价值保持审慎怀疑。

在这个行业里,一头狮子指挥的一群绵羊未必斗得过一头老狼带领的一群土狼。

5, 有信任有底线的是好VC,没耐心没安全感的是坏VC

深创投和达晨创投都是1999年成立的,为了创业板而开。结果等了6年账面上还是赤字。这就是风险投资的特点:高风险低流动的资产。刚开始的时候想着时间会很短。但实际上他会让你等上5年甚至10年。

1996年成立的麦考林,当时是一家目录邮购公司。美国华平基金投的,结果连着亏损了8年。2004年才盈利。2008年华平基金终于熬不住了,把股份转卖给红杉。现在打扮成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去美国上市。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发展节奏。种庄稼的农民都知道,你把种子播下去了,水呀肥呀都浇上了,就该顺从大自然的魔力。不能三天两头,把土刨开来看看,为什么还不长苗。

中国很多企业是VC投了以后变坏的。行家说,许多公司在接受风投一年之后,会发生迥然不同的变化。“艺高人胆大”的,能够驾驭增长,一鼓作气IPO。反之,那些有钱之后盲目扩张的,或者是创始人把公司的钱拿到自己腰包,会导致业务停滞甚至走下坡路。

邵亦波说,做投资者,总会有贪婪(再等个更好的价钱吧)或恐惧的时候(快卖吧)。面临大决定,好VC会把自己的心态与底线和创业者说清楚,信任创业者为自己和投资人去争取最大的利益。坏VC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今天贪婪,明天恐惧,天天和创业者打电话,每一轮谈判都有新的的主意或要求,让人哭笑不得。

好的VC接受创业者每三个决定中一个可能是错的。他们知道信任创业者做决定有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不信任创业者做决定必死无疑。坏VC希望创业者什么错误都不犯,每个决定他们都要插一脚拖半天。不知道他们这些火鸡绑在老鹰身上让老鹰飞不起来。

对赌这件事,是浮士德和魔鬼做交易。中国人不舍得让步,天性好赌,而且创业者更了解企业的情况,赌赢的几率的确也更大。但只要赌上了,你的心态就会发生扭曲,企业就会做短期行为。江南春也曾是逢赌必赢的高手,跟投资商赌、跟收购对象赌,无往不利,可是祸躲不过,赌瘾不会说戒就戒掉的。好VC宁肯不赌也不愿意赌赢,因为一旦不幸真是他们赌赢了,那么离投资失败也就不远了。

最后,还有一个特别简单的方法:好VC敢拿自己兜里的钱陪你一起玩,坏VC转过身就得找你拿回扣。不信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