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这两年政府、学者天天喊过热过热,可我们这些做制造业的,感觉是越来越凉,像开了空调,进了冷库一样。”W君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看着对面的我苦笑。

  W是一个典型的北方男人,四十出头,身板结实,精明强干,有威严感。曾经做过一家大型国企的高管,十年前下海创业。

  这场谈话不是发生在“谣言”中有20%中小企业倒闭的浙江,也不是“传闻”里港商台商大逃亡的广东,而是在山东,中国的另一个制造业大省。

  时间是8月初,2008名子弟兵还在大兴县苦练击缶,股市的“绿色奥运”行情还未发动。

  他的公司说小不小,一年十几亿的销售收入,成长速度很快,拿到过PE投资。也不是以出口加工为主,主要服务内需市场。青岛啤酒、蒙牛、康师傅等等都是它的大客户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总的来说,W君已算幸运。他的公司去年底香港上市,赶上了“牛尾巴”,拿回了七个亿。

  无奈他想做的事太大。公司正在投建的新生产线,年产能50万吨,光设备投资就12亿。如果考虑到厂房、通胀、治污配套等因素,建成恐怕得15、16亿才能打住。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要靠银行贷款支持。

  “如果光靠我们自个一年一个多亿的利润滚动发展,恐怕得等十年”,W说。他等不了,他的公司再踮踮脚就能进入行业前20强。

  而这个行业又是典型的资金密集、技术密集。规模越大,边际效益越高,当然生存概率也越高。“30万吨是生死线,50万吨才能保平安,上了100万吨就健康了”。 “你滚(动发展)吧,人家早就跑到前面了,你就淘汰。现在的装备要求太高,一次性投资很大。受宏观调控影响的很大。”

  W的公司在当地是明星企业,跟地方银行的关系也不错。但毕竟不是国有企业,没有优先权。现在,央行把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提高到了史无前例的17.5%。据说整个山东省今年下半年的信贷总规模才区区50个亿,还包括流动资金。而去年同期,虽然也是宏观调控,却是300个亿。

  短期内在资本市场再融资已经很难也不划算,半年之内,公司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点掉了一半多。我安慰他,这不算丢人。毕竟“一路发发”的阿里巴巴(1688)都跌了75%。

  压力考验着W的头脑与身体。在我们来的前一天,他从早上7点多一直开到晚上10点,一个接一个的会。“我整整一上午都没去厕所……现在很多其它厂准备上马的项目,不是下马就是缓建了。为什么缓,没钱。光靠自己的钱,搞这么大,门都没有。”

  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没电也一样。山东是产煤大省,资源丰富。自W打小记事起,就从未限过电。但今年夏天,整个山东就闹起了“电荒”,一个礼拜,工厂“停三开四”。

  W的一条生产线马上要投产了。但前几天,他听副省长开会说,新投产的项目一律不准从网上拿电,不允许投产,要确保奥运会安定,确保农村、城市居民用电。好吧,农村是什么概念呢?一般是10天停6天电。至于城里面,济南商场里的自动扶梯都已经停了。居民6天只有4天用电,有时候还是下半夜去电。

  “电荒”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电煤价格倒挂”,导致电厂全面亏损。煤价已经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多,电价却被死死摁住。报纸消息说,整个山东省的发电机组开机率不到40%,大多停机了。电厂有煤也不愿意发电,一发就亏,而且亏得一塌糊涂。当地的主要电厂,“要是正常开机又没补助,一个月亏几个亿进去跟玩似的。”

  政府当下的思路就是国家调控计划管制,控制物价上涨。所以,发改委出头把国家经济彻底管了。油价涨了,发改委管油。煤价涨了,发改委管煤。学费涨了,发改委管学费。听说方便面和馒头涨价了,发改委还管面。

  我跟W开玩笑,发改委不该再叫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得改叫中央计划委员会,前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好像有这一号机构。

  不过,还得感谢政府。奥运会期间,山东人民还是能够看到菲尔普斯和姚明的。因为副省长下了强制令,电厂必须开起来,就算亏本也得开。不过这时候,各家电厂已经不是市场经济的独立个体,而是和谐社会的“一盘棋”了。

  目前,W的公司还能基本正常开工,全靠着它自己控股一个热电联供的厂。比起网上买电7毛一度,自己的电厂要价不到6毛(当然,电厂因此会损失大半利润)。但搞煤成了W的另一块心病。一年前按每大卡算是7分5,现在是1毛六,估计很快会涨到2毛。一大卡2毛,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发电量为6000大卡的1吨煤价格是1200元。

  他早前跟山西的几个大煤矿公司签过协议,打了预付款,存了部分煤。但现在运煤出山西,得要出省票,一吨煤就得买64块钱的出省票。W承认,“要做工作,去送礼,否则煤还是运不过来。”我后来上网一查,倒腾出省票果然已成为山西一个新的产业。

  相比一年前,什么都在涨价。国内原材料已从过去的6、7百块一吨涨到2000块一吨。他的产品还需要进口原材料,这个价格基本没涨,因为美国自身经济萧条,需求下滑。但运费却翻了足足一番多。从美国西海岸过来一个集装箱,去年是570美金,现在1100美金。国家还有强制性的燃油税,一个集装箱再加100美金。

  去年,W的公司刚在海外市场打开了突破口,但照现在的情形,恐怕又得缩回来了。因为人民币还在升值,来料加工的政策取消了,出口退税的政策也取消了,再加上能源涨价、运费提高,成本优势早没了。

  一叶知秋。讲政治的W天天翻报纸、看新闻联播,他预感“整个经济实际上在下滑”。 “人大财经委员会打报告建议,其中一句话就是防止国民经济出现大幅度的下滑,什么叫防止大幅度的下滑,就是实际上已经下滑了。”

  “你看常委们还是高度重视啊。总书记来了山东,温总理去了广东,****到了江浙。中南海都开了四个座谈会。但到现在还拿不准,到底改用什么办法,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很麻烦的。”

  虽然W对自己产品的价格转移能力还有些信心。毕竟是做进口替代的,毛利率还比较高。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萧条就会从经济链条的那头传导过来。

  广东大量出口加工型企业的倒闭,已经使他丧失了一批小客源。物价的飞涨迟早也会抑制消费,打击他的那些大客户,进而伤害到他。

  奥运也成了 W君想不到的“黒天鹅”。北京、天津是他最大的市场。前几天,他的一位常驻北京的销售副总跑回来告诉他:“完了,北京城现在坏人进不去,好人也进不去了。进去了也出不来。”单双号限行后,货运不进去,“逼得我在天津租了一个仓库,然后先运到这个仓库里面,换成当地牌照的车,还要12点以后出发,到第二天凌晨3点,你说怎么办啊?要了命了。怎么搞啊?”

  W现在颇欣赏郎咸平,尤其认同其对中国“二元经济”的判断。看起来,这位非主流经济学家在中小企业主中很受追捧。

  “一方面政府推动了房地产各方面基础建设非常过热。城市建设、形象工程特别热。他为什么热衷于搞这个东西呢?因为资源都在它手里控制的。像房地产商一个项目都赚几个亿。另一方面,实实在在搞制造业的,真没有人愿意搞了。你看海尔都去做房地产了,制造业利润比刀片还要薄了。”

  抢救制造业。W认为政府有两招可用。一条是改变一刀切的信贷政策,改变一调控就拿民营企业开刀的歧视。另一条就是大幅减税,给企业松绑。因为中国是全球企业税负最重的国家,也包括个人税负。

  但W对改变并不乐观。美国政府为了解决次贷危机,很快拿出了1000亿美金。两院一开会就通过。因为美国经济运行的机制、法律特别健全、处理的很快。

  但在中国,有些事情没有人敢拍板。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市场规则来调节,主要是靠开会讲话来管理。开会主要是贯彻会议精神,以讲话为主,不是以法律为主来指导。不是以经济规律来指导。”

  我看第一财经日报,早在4月,发改委已经注意到电力企业全面亏损的现象,正在研究对策,并上报国务院。发改委能源局还紧急召集了电监会、部分煤炭和电力企业及相关行业协会,就协调当前煤电矛盾问题进行讨论,希望能拿出一个利益各方都能接受的良策。

  结果呢?就是8月电荒。

  最后,W半开玩笑地跟我说,“现在很乱,按套路来一般都吃大亏,所以最后就是谁赢了谁算,老实玩套路的都不行了。”我无话可说。

  回来这几天,看网易、腾讯的财报,都是连连报喜。自己想,是不是中国的制造业注定要被淘汰了,大家都玩网游、搞山寨机、做房地产、挖矿、开保险公司典当行算了。

  可我又想,美国中产阶级的形成,是从福特汽车开始给工人发一美元一天的工资开始的,不是从互联网时代才开始的。制造业是所有产业的根本。制造业完蛋了,那些失业的年轻人会把更多的金钱投入在网吧里吗?

  FT的一个消息说,中国最快在2009年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头号制造大国。哦,原来美国一直都还是制造强国。

  上帝知道,我不知道,经过这些折腾,中国制造还能不能在2009年赶上美国制造?


上一篇: 当创业遇上“黑天鹅”
下一篇:ITAT会让多少人裸泳?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