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价值观对于一个企业到底意味着什么?它源自于创始人自身的道德和信仰,也是后来一切商业行为的出发点和奠基石。

  2009年岁末,登陆香港市场的最后一只新股是一家卖木梳子的内地公司。

  它的品牌你应该不会陌生——谭木匠(HK:0837)。没错,创始人就是那位秃顶、留着两撇粗胡子、长得很像艺术家的残疾人谭传华,小店门脸上还总挂着“我善治木”的牌子。

  虽然其总盘子并不大,年营收不过1亿多人民币,“谭木匠”却以黑马姿态在上市首日就涨了52%,总市值接近10亿港币。

  这家公司有两点引起了我的好奇:

  第一, 木梳镜子这些小物件都是很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非常容易仿造。全中国做木梳的成规模的企业超过200家,偏偏只有谭木匠产品的毛利率超过55%,纯利率不低于30%。这快赶上芯片、软件业的暴利了。80-300元一把的高价梳子,而且不打广告甚至从不降价,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第二, 它用十年时间织就了一张遍布全国31个省市853家特许加盟店的销售网络。众所周知,中国商业的诚信环境不好,一特许就乱,一加盟就散。前两年曾经红极一时又迅速败亡的“土家烧饼”就是最好例证。像如家、小肥羊、味千拉面等这样的连锁上市企业也都是以直营为主,谨慎加盟。

  事实上,“谭木匠”并非什么百年老字号,谭传华夫妻1997年才开始干,与国内最近这批创业板公司发家也就是前后脚的事。(插句闲话,后者里面相当一些公司的质地并不见得有多好,拿的钱却是谭木匠的好几倍,市盈率更是高得吓人。)

  那么,谭木匠又是怎么做到上述这两点的呢?

  没有什么特别的商业模式,答案其实也已经写在招股说明书的显著位置,就六个字:“诚实、劳动、快乐”。这正是谭传华所谓的“企业价值”。

  “诚实是赢取客户信任的最佳方法之一”。税该交多少一点不少。使用的是普通木头绝不写成紫檀。因为“谭木匠”梳子是纯天然的,所以容易因为使用不当而发生损坏,于是谭传华干脆将产品弱点直接印在了产品包装上,以昭示顾客,“买者慎买用者慎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谭传华很清楚自己和加盟商的关系。在“谭木匠”,所有的加盟商统一叫“店长”。一年之内,凡是店长觉得不好卖的货都可以原价退货。“实事求是公平合理地处理总部和加盟商之间的关系,这也是一种企业的诚实。”谭传华认为。每月一期的内刊,谁有想法都可以提出来,老板错了也会写检查登在上面。

  “每个人都应该勤奋工作,以及获得受聘机会”。谭木匠的每一把梳子都是新的,但齿没有棱角,好像已经梳了十年、二十年,这不是靠打磨,这就是谭木匠的绝活。现在,谭木匠在一把小小梳子上已经拥有66项专利,开发出了2400多种款式,似乎有点儿夸张,但真的很用心。

  谭木匠创立至今,一半工人属肢体伤残、听障或视障等残疾人士,主要内地加盟商都是个体商贩,这些人皆非社会上流阶层,早早体会生活艰辛。“提供可靠的产品与优质服务,在满足客户需要的同时,给予特许加盟商、员工及本集团工作上的满足感”,此谓“快乐”。

  企业对店长好,店长就对员工好,员工就对顾客好,顾客就对企业好……这是谭木匠的自循环系统。按松下幸之助的说法,“诚实的行为才能走得更远”。

  转头再说另外一件最近被炒得火热的事,谷歌退出中国。

  关于它的得失利弊、是非因果,坊间众说纷纭。但有一条理由,是很多国人所不理解的。就是其创始人布林反复强调的“Don’t be evil”(不作恶)。

  以“整合全球信息”为目标的Google把自己的商业价值建筑在这个价值观之上。因为人们相信Google,才能使它成为过去十年间,发展最快最成功的企业。也为了捍卫这个价值观,Google才会决心放弃一个市场份额已经超过30%,年营收数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因为任何作恶行为(比如改变用户的搜索行为和结果)都会阻挡信息正常流动,最终受损害的不仅是用户的利益,更是Google的利益。

  一个是最高科技的公司,一个是最传统行业的公司,一个有所不为,一个有所为,而他们的放弃与成功都是与价值观有关。

  那么,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价值观对于一个企业到底意味着什么?它源自于创始人自身的道德和信仰,也是后来一切商业行为的出发点和奠基石。比如沃尔玛的“天天平价”。

  通常,一个企业的价值观在成立之初的18个月就基本形成了。这是一个创业者要为企业找到超越赚钱之外的存在意义,这种深层次动机会融入到企业的血液之中。换句话说,日后那些企业内宣部门绞尽脑汁总结出来的词都是扯淡的。

  还必须提醒各位的是,好的价值观并不是一个人、一个企业成功的必要条件。它甚至会在很多时候影响你的发展速度,甚至让你心神不宁。不过,价值观最终将决定这个事业能走多远、能做多大,能不能被社会所认可和尊重。

  为什么很多老字号收归国营或者被职业经理人接管后,如今日薄西山了,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因为经营者非所有者,只是在使用这个品牌,走得太远就忘记了当初出发的原因。

  当然,一个系统的正常运转有赖于制度而非道德原则。但这个系统的缔造者如同一个造钟的人,他从第一天起怀着什么样的心态和感情来对待这份工作,用什么的样方式选择组合这些零件,他和后来的使用者用什么样的标准手段来维护保养这些个体,决定了这个钟能运转多久,能创造有多大价值。

  中国绝大多数搞连锁经营的,为了统一品牌、控制品质、保证回报。恨不得用上最先进的IT系统、标准化管理手册、厚厚的法律合约,就这样还宁愿直营不愿搞加盟,为什么呢?

  谭木匠的招股书里坦言“本集团对其特许加盟商的不当行为及滥用本集团品牌并无控制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共同价值观做纽带!其他的一切东西都弱不禁风。

  中国过去30年,从不缺少快速成功的公司,但能够持续成功的公司少之又少。

  很多企业,它从成立第一天起,就是为了打败竞争对手,就是为了想尽办法不择手段的赚钱。这也是一种“达尔文主义”价值观的体现。这样的企业的成长也很快,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比如那个天天砸广告卖牛奶的。

  巴菲特最近说过,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也能获得很大的成功,有时候,道德会帮助你,有时候,道德是中性的,不过,道德绝不是一个拖后腿的东西。至于走歪门邪道,压根就用不着。”

  中国现在是不是这样一个社会呢?我想还不是。在当下,像谭木匠这样健康的商业细胞还不多。坚持原则往往意味着要吃亏,要受气,要慢一拍。很多人宁愿屈从甚至主动附身于那些充斥于我们社会生活中的“必要之恶”。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肯定那些有着单纯价值观的人呢?为什么不鼓励那些去炒房炒股或者移民的人重新回来做实业呢?

  价值观问题,其实是一个商业社会的大问题。


上一篇: 2010:创新商业的15个可能
下一篇:凯鹏华盈的中国教训

5条评论

  1. 靠谱。我一直以为我这样的人是没有机会的,这里我看到了希望。

  2. 价值观,是一个公司前进的灯塔。

  3. 跟进支持

  4. 是的,我跟随谭木匠已经有14年了,他就是这样做的,看了这篇文章我很感动,虽然不知道怎么表达,但跟着谭木匠这样的公司做人,做事都很踏实。

  5. 文章写得很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