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三年来,全球最著名VC品牌的中国分号为何步履艰难?它还有机会翻身进入一流创投的行列吗?

  这是一个尴尬时刻。

  2009年岁末,由清科主办的第九届中国创业投资机构年度排名中,凯鹏华盈首次跌出前20强,并且连续第二年无人进入十大投资家之列。

  如此局面大概是KPCB的灵魂人物约翰.杜尔(John Doerr)所不曾料到的。2007年初,当这位“硅谷教父”亲自出马为凯鹏华盈揭盅的时候,全中国的风险投资人都在屏息注目。斯时,国内最活跃的IDG VC、软银赛富、鼎晖和联想投资等都还未确立国际声名,而深创投等本土机构则刚刚走出低谷。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家“一出生就含着金匙的幸运儿”会很快成为行业标杆。

  而结果却是,他一手搭建的凯鹏华盈(KPCB China)团队,5位合伙人中已有三位离开。其中创始合伙人之一的周志雄不但自立门户,而且带走了其个人所投的全部7个项目。而另两位则转投另一家美国大牌投资商Matrix的中国“分号”经纬创投。

  当2005年底出发的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在硅谷与KPCB齐名)中国基金已经在管理合计约10亿美元和10亿人民币的总共4期基金之时,凯鹏华盈的第一只规模为3.8亿美金的基金仍有超过1亿美元的额度没有投完。一连串负面新闻更是缠绕着它所投资的部分公司:PPG、畅翔网、新传宽频、九钻网等。

  今天,全球最大的KPCB品牌LOGO仍然高挂在凯鹏华盈的上海办公室墙上,但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业内观察家看来,“凯鹏华盈迄今为止并未展现出清晰的投资脉络,也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标志性案例,很难相信它出自于一家曾经投资过谷歌、亚马逊、EA、Sun等杰出案子的伟大风投。”

  诚然,作为一只存续期长达十年的基金。现在就为其下断语未免有些太早。但在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中国创投市场,留给KPCB重塑威望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

  《创业家》杂志在过去数月的时间里,遍访多位核心当事人和LP、同行、被投企业创始人,收集了大量资料,力图还原凯鹏华盈这三年来坎坷经历的幕后公案。遗憾的是,凯鹏华盈管理合伙人汝林琪拒绝就此接受采访。真相无关对错,意见可能偏颇,我们只希望能对中国风险投资界的良性多元发展有所助益。

  不对称的“双核”

  早在2005年,KPCB已经有意进入中国。约翰.杜尔为此先后与周志雄、章苏阳、王功权等成名高手洽谈,看有无合作机会。周志雄尽管表示出浓厚兴趣,但当时他还要帮助赛富完成募集第二期规模达6.4亿美元的基金,而王功权已经同意加盟鼎晖创投,章苏阳则坐镇IDG 上海。几经谈判无果,红杉中国却已经搭建完成了由“沈南鹏+张帆”共治(创业家+成功投资人)的班底。

  2006年5月,KPCB转而开始寻求替代方案。在国内的众多二线创投中,寻找一个“Group”整体合作。候选名单中包括戈壁投资、联创策源以及TDF Capital(华盈创投)等。因为过往业绩出色,汝林琪领导的TDF最终被确定为KPCB的中国伙伴。并尝试性联手投资PPG等项目。

  2006年底,协助阎炎投完赛富二期基金后,周志雄决定单飞。这让KPCB方面感到非常惊讶,因为赛富即将的三期基金预计规模高达15亿美元,仅每年2%的管理费就可想而知。据知情人士称,2007年的“正月十五”,北京还下着雪。约翰.杜尔从温暖的加州飞过来,再次力邀周志雄加盟,这让后者感动不已。接着,约翰.杜尔又转身说服汝林琪。

  至此,KPCB CHINA搭建完成,它看起来是一个强力团队和一个业界高手的完美组合。而且,它可以在共享全球资源的同时,拥有独立决策权和人事权,其利润分成将由中美两地团队共享。此外,汝林琪还和周志雄一道进入KPCB全球管理合伙人的队伍。

  凭借着国际大牌+中国概念+明星组合,这只新基金在两个月内就非常轻松地完成了它的募资。唯一让LP们有些担忧的问题是,谁将是新团队的“老大”?因为从募资开始,三方就是各领一部分配额,自己完成。

  当时,一位对国内风投界很熟悉的LP(有限合伙人)曾经问周:“Joe(周的英文名)你想好了吗?到底是自己单干还是和Tina(汝林琪的英文名)一起为KPCB干?如果单干,我给你1000万美元,如果不是,我就给你500万……”。

  周志雄不解,那位LP干脆地答道:“我不太看好你俩的长期合作,你们的性格都太强。”

  一语成谶。

  周志雄和汝林琪虽然都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投身国内创投业,但彼此只是相识,并无生意上的交集。周志雄成长于北京机关大院,多年的工程师背景,在美国留学工作过。极度冷静自信。在加入KPCB之前,他主持或参与过的案子总金额已超过3亿美元。但其天生的桀骜不驯,也让其前任老板阎炎大感头痛。

  汝林琪出生于台湾世家,12岁就移民美国。有着长达12年的投行经历,后被华人创投教父徐大麟带入VC圈。她的团队所管理的TDF基金一直规模不大,最大时也不超过1.3亿美金,奉行的策略是跟投——“找到别人已经投资的企业里最好的企业”。在一位与其合作过的投行人士看来,“Tina对权力非常看重,骨子里缺乏安全感。”这正是外表柔弱的她在男性当道的商业世界中能够出头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源自硅谷的VC是一个高度推崇英雄主义的特殊行业。只有业绩才能和威望划等号。一个团队不管是东方文化,还是美式文化,都需要一个威权型的“Boss”或者魅力型的“Leader”。在鼎晖和赛富,吴尚志和阎炎是毋庸置疑的头号人物。IDG VC是周全主持。而在KPCB,约翰.杜尔则扮演着“领袖”的角色。

  但最终,阅人无数的约翰.杜尔还是为凯鹏华盈选择了一个“双核”结构,而且是一个极不对称的“双核”结构。

  新团队成立之后,一分为二。周志雄独自负责北京办公室,而原TDF团队则以上海为本部。4个人的投资决策委员会中,周志雄一人加上汝林琪、钟晓林和徐传陞三位来自TDF的合伙人。投资总监吴运龙(后升为合伙人)也来自TDF。“投资决策会议每月定期召开,每次都是周飞去上海”。

  直到周志雄离开前,北京办公室最多的时候只有5个人,除了他自己,一个分析师、一个投资经理、一个副总裁(还是上海招募过来的)、和一个前台接待。而周希望能够加快投资节奏,为此他需要雇更多真正理解行业的人士。但据知情人士称,他的推荐总是一再被上海方面否定,“我们不反对你增加人手,但这个人选我们不喜欢”。而在一位业界观察者看来,人数多少其实直接关系着管理费和利润的分配。

  更微妙之处在于,他们并未形成一个真正“Team Work”的文化,也没有一个具有绝对权威的“BOSS”。双方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表面上的一团和气,不愿意为了某个项目深入探讨甚至公开争吵,而个人看法被隐藏在心中。在一些当事人的回忆中,双方各自提出的项目几乎都是全票通过,只有一个案子周投了反对票(投委会采取的是多数决定制)。但这也就进一步模糊化了“什么案子是凯鹏华盈该投的”这个评判标准。

  双方的投资节奏也迥然不同,周志雄一个人在短短半年时间内,投下了7个案子,总金额达到5千万美元。而上海团队在整个2007年,仅仅投下了5个案子,金额最少的一个案子甚至100万美元不到。据说,上海的合伙人不得不委婉地提醒周,“注意一下速度”。否则,这期基金完全可能在一年半内全部投完,而当时正是整个私募资本市场日趋疯狂的时候。

  此时,在局内人看来,“双方差别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地步,这个事除非有一方改变他的做事方式。”再继续合作下去要么出“大问题”,要么就是“半半拉拉”。

  又蛰伏半年后,双方终于选择和平分手。“一个人带走了自己的案子,另一个人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KPCB以后的发展道路应该就是Tina的发展道路。”一位了解内情的观察人士称。

  有意思的是,在周离开凯鹏华盈后不到一年,红杉中国的“双核”之一张帆也低调离职,知情人士称是因为其所投项目业绩平平所致。但带来的结果则是,红杉中国打上了更加鲜明的“沈南鹏烙印”。2008年成立的经纬创投,放弃了“双核”的想法,引入三位管理合伙人,各有侧重,张颖承担了更多的居中协调职能。

  道不同,不相为谋

  按照业界老大阎炎的看法,风险投资是一个TOP 10的公司拿走80%利润的行业。美国同行的30年数据统计,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

  这显然不再是一个运气的问题。真正一流的机构,无一例外地拥有一套自己的价值理念、判断体系、分析方法和做事方式。只有形成了这样的“DNA”,并且渗透到每一个合伙人,才能够保证持续地发现一流的公司,并获得丰厚的回报。

  对于一个全新的机构而言,必然面临着一个“鸡和蛋”的悖论。团队要走向成功,就需要认同一个理念,而且相信它一定会成功。但反过来,没有碰撞出这个共同的理念,团队又无法真正凝聚。

  那么,凯鹏华盈又该如何形成自己的”DNA”呢?是以KPCB美国为样板,还是遵循汝林琪在TDF擅长的路线?抑或以周志雄的风格来主导?

  这在很长时间是一个问题。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交流讨论策略方向,但真正到做事的时候,发现还是不一样”,一位局内人坦言。

  具体而言,就涉及到基金专注在什么领域?专注于什么发展阶段的项目?项目从哪里来?领投还是跟投?投多大的金额尺寸?投资节奏根据什么来调整等等。

  如果以一个100名选手参加的万米长跑打比方。在硅谷,像KPCB、红杉这样的机构可能在起跑线上就已经在挑选种子选手。而国内像IDG VC这样的可能在跑到3000米时就介入,这时可能还有70名选手在场上,等到最后1000-2000米时,鼎晖、赛富这样的机构开始介入了,他们会在10个选手挑出5个。此时往往也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当然,一些本土的机构可能在最后500米时,还会杀进场来。

  而周志雄所希望的是,在跑到5000-7000米,还剩下20-30个人时,就挑出5个种子选手。“这应该是一个高回报的区域,”他认为。“在美国,不做早期的案子你就没得做。在中国,太早期的案子还是不行,失败率比美国高很多”。他理想中,中期项目的失败率应该控制在10%-30%。

  而在今天的凯鹏华盈团队,按照合伙人周炜的说法,关注的主要是中早期和早期的,其中有1/3的案子可能是3000米的,甚至还有起跑线的案子。

  相对而言,汝林琪更强调外部合作。事实上,在凯鹏华盈迄今为止的20个案子中,有16个是与其他机构合作的。由于早期项目的不确定性更强,汝林琪往往更倚重于合作伙伴如北极光创投等的判断。

  但在周志雄看来,“最好的案子别人是不会跟你分享的”,以“鹰眼”著称的他更信赖自己的独立判断。“他追项目追的很紧”,像红孩子这样的项目就是他从别人手中虎口夺食的。一旦看准了,敢于大手笔投入。这是同行对其的评价。

  在凯鹏华盈期间,周所投的案子全部都是在500-1500万美元之间,其中包括两个近年来VC几乎绝缘的芯片项目。“TMT这个行业我懂所以敢投,清洁技术这个行业KPCB教给了我很多”。

  “有的人害怕自己的项目没人抢,我更喜欢一个人投完偷着乐”,除非能给项目带来新的重要资源,他不愿意别的机构与其分享。

  “像周这样的做法有风险,也要花钱投入的,要请真正懂这个行业的人。跟投是不需要花太多钱的,成绩也不会差。但是,绝对不可能进入业绩最好的那个队伍中”。一位资深的业界人士评价道。

  双方分歧的另外一点在于,如何吸收KPCB美国的成功经验。周志雄认为,“他们在美国的成功经验,不能全部转到中国来,甚至可能只有很少一部分能转到中国来。”

  比如清洁技术,这是KPCB首倡的“下一个大趋势”。凯鹏华盈自成立起,也就把清洁技术放在了高度关注的领域。但周志雄认为,“这个领域范畴很大,角度可能很不一样”,“他们投技术,我更关注商业模式”。“在中国,技术型公司能够冒尖完全是偶然现象,在美国,技术型公司的成功率反倒较高。”他投的7个案子中,只有1个搞垃圾处理的。

  而凯鹏华盈则把目前已投金额的40%押宝在了清洁技术上。合伙人周炜指出,“对于下一代清洁技术,外资VC有着绝对的优势。通过调动KPCB的全球资源,使我们能够比同行更早一些捕捉到机会。”只要需要,“我们可以邀请美国技术专家来做尽职调查,然后独立做出投资决策。”

  可以理解,对于这支过去以跟投中后期项目为主的团队,要转向关注中早期甚至早期项目,必然意味着更陡峭的学习曲线。

  还有相应的学费。事实上,凯鹏华盈迄今为止所有的坏运气都体现在互联网领域的早期项目上。

  PPG的上千万美元投资已经血本无归,这已经成为上一轮泡沫中最经典的失败案例。畅翔网的董事长林东输送利益给自己的其它公司(故事详见本刊去年6月号的《真伪创业家》)。而落后于竞争对手的九钻网已经不得不换上第三任CEO。而这些项目的创始人,之前都被认为是能力超强之辈。

  由于在互联网领域投资的表现乏善可陈,汝林琪正在把资源向清洁技术和生命科学倾斜。但这两个领域可能意味着更长的等待期。

  在凯鹏华盈一步步离开互联网行业之时,原来以投资互联网、医疗健康为主的徐传陞、吴运龙会没有想法吗?他们显然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分道扬镳

  建国门华润大厦1001室,昔日凯鹏华盈的北京办公室,如今已经换上了“凯旋创投”的门牌。这是周志雄的新事业所在地。他内心仍然对KPCB充满敬意,“如果不是约翰.杜尔的宽容大度,我不可能带走自己投的项目,也不会如此顺利地重新开始。”

  相隔不到2公里的王府井东方广场。从投资总监提升为合伙人不久的周炜主持着凯鹏华盈北京的工作。办公室里增加了一些新面孔。负责人力资源招聘的董事靳问,曾经在500强和猎头公司工作多年的她,现在主要帮助被投企业招募高管。十年审计经验的财务董事孙岚,她会密切注视项目公司的进展并对潜在投资对象做财务尽职调查。还有一位高级顾问,他曾是TDF基金投资的某个失败项目的创始人,“他有足够的经验和人脉资源”,周炜称。

  事实上,这些均可以看做凯鹏华盈对过往的一个小结:越是早期投资,越是要关注创业者是否值得信赖。一流的团队可能比一流的Idea更重要。

  2009年初,汝林琪曾在一个投资论坛上,公开承认:“直到最近一两年,我们才第一次碰到诚信方面的问题。我们也在不断地思考,怎么样未来可以避免这个事情。我们投的1、2家企业,发现CEO为了短期利益做了些事情,我们希望撤掉他。但是,我们做投资的合作者可能跟我们的判断不太一样,希望这个公司可以继续活下去……”

  在多位业界同行看来,尽管风格手段不乏争议,但红杉中国资本是三大国际VC中最早在国内确立地位的。从人和商业到匹克****,从福建利农到飞鹤乳业,尽管与红杉美国的风格大相径庭,“沈南鹏已经写出了自己的文章”。

  而后到的经纬创投,则凭借着安居客、保利博纳、汇通天下等项目迅速崛起。

  如果排除周志雄带走的7个项目,KPCB在中国3年只投了21个项目。而2005底进入中国的红杉,目前为止已经投了76个。2008年1月进入的经纬创投也已投下17个案子。

  凯鹏华盈必须在可见的一两年内,加快投资步伐,并尽早形成自己的风格。否则,恐怕再难有机会上位。

  事实上,今天的凯鹏华盈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国化。“我们和KPCB美国在大方向上完全一致”,除了寄予厚望的清洁技术,凯鹏华盈还请来了KPCB美国的华裔合伙人李怡平,专门负责生命科学领域。

  “2010年,我们有两三个项目有望上市退出”,周炜称。如果不出意外,将是中航惠腾风电、天人生物农药等。但愿,凯鹏华盈好运气。


上一篇: 谭木匠、Google与价值观问题
下一篇:创新的园艺学

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