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每一位创业板的狂热投资者,大概做梦都希望自己能碰到“下一只大牛股”。虽然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并非决不可能。

  不说遥远的纳斯达克,近在眼前的香港市场,同样是土生土长的内地公司。比如2004年上市的腾讯控股(HK.0700),6年间股价涨了3862%,同年上市的李宁公司(HK.2331),股价也涨了1095%。卖火腿肠的雨润食品(HK.1068),5年股价涨幅549%。前一段大红大紫的比亚迪(HK.1211),过去5年也涨了244%。

  就在前不久,李宁公司公布了它上市后的第六份年报。这家中国最著名的体育品牌交出的成绩单如下:年营收增加25%,接近84亿人民币,净利润达到9.45亿人民币,每股收益增长超过30%。这样的成长速度如果和国内创业板公司相比,似乎并不瞩目。毕竟第一次披露年报的后者很多都实现了动辄100%的增长。但有没有一个创业板公司敢打保票说,能够像李宁这样,持续6年都能实现营收增长25%以上而且每股收益增长超过30%,我想恐怕无人敢接腔。

  上市公司的未来并不以投资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越是花团锦簇的招股书,越有可能是一场“击鼓传花”游戏的开始。

  事实上,对于成长股投资的爱好者而言,第一时间抢购新股绝非明智之举。想一想马云的阿里巴巴(HK.1688)套牢了多少散户。彼时,这些新上市公司大都披着投资银行家们为其量身订制的“华丽新衣”,你很难看清其真面目。

  管理大师吉姆柯林斯有本书叫《从优秀到卓越》,但他只讲了后半段,没讲如何从平凡到优秀。在资本市场的洗礼下,一个新上市企业只有通过5年左右的稳定发展,才能证明它已经进入成熟阶段,而成熟是迈向卓越的必由之径。

  识别一家可投资的成熟公司,我想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除了基本的财务数据,看到以下五点,就是成熟公司的基本标志。

  1, 连贯

  毛主席说过: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很容易,一辈子做好事很难。一个连续多年保持稳定的净资产收益率,拥有良好的自由现金流和净利润的公司,比那些数据不稳定的公司更可能具备竞争优势。如果你觉得10年等待太长的话,5年是最基本的。

  2007年-2008年,曾经有很多内地明星公司在香港上市,包括阿里巴巴、SOHO中国等。它们很多并未完整经历过一个以上的经济周期,往往是在一轮经济起飞时创立,在高峰时上市。但过往炫目的增长成绩有可能是靠风险投资的大量输血而实现的。一旦宏观经济不景气,业绩就出现滑坡,市盈率也不再支撑股价。

  顺便说一句,业绩的分水岭往往出现在新股上市后的第二年和第三年之间。因为这时候,风投基本退出、大股东禁售期结束,而超募来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

  2, 稳健

  成熟的企业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竞争方式。未上市时敌在明我在暗,上市以后我在明敌在暗。再新颖的商业模式、再独特的竞争能力都可能被对手反复研究。

  这个时候,强者会不断强化自己的核心能力,大力投资于研发和渠道,适当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收购。但同时,有所为有所不为。绝不一时冲动,犯下致命的战略错误。腾讯上市后紧紧围绕着IM(即时通讯)的核心业务做扩展,所有的收购都是为了弥补自己某一方面的缺陷。但目标一定是自己能快速吞下而且绝对不会消化不良的对象。

  请相信,快速的、可持续的自然增长,比高速的、不确定的外延增长要更靠谱。一个市盈率在30倍以内,营收和每股收益年增长超过25%的公司,远比一个市盈率在60倍以上,必须通过不断收购才能维持高增长的公司要安全。千万别忘了分众传媒的教训。

  3, 平衡

  一位有眼光有魅力的精神领袖和一个精明强干的执行官是企业的最佳组合。在李宁公司,这样的组合是李宁和CEO张志勇;在腾讯,是马化腾和刘炽平;在恒安国际,是施文博与许连捷;在苏宁电器,是张近东和孙为民;在微软,是比尔盖茨和鲍尔默;在苹果,是乔布斯和库克。

  通常的情况下,创始人是理想主义者,造钟的人;而执行官则是现实主义者,负责准点报时。他们之间的无缝合作,能够平衡短期目标与长期目标。而他们的合作时间越长,公司的未来越靠谱。

  大多数的内地民营企业,在上市之前往往都是创始人一个人说了算。上市后如果还这样,创始人的天花板就会变成企业的天花板。曾被资本市场寄予厚望的美邦国际,在上市一年后,业绩很不理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板周成健太过强势,下面的职业经理人与之离心离德。

  4, 和谐

  套用温总理的一句话,和谐比黄金更重要。中国的商业环境凶险四伏。一个成熟的公司必定要学会“与环境友好”。一个企业要成长,不光是对股东负责,还要对客户和员工、甚至政府、社区负责。而之所以要创造出友商环境,就是要降低不可控的风险。

  弓弦拉得太满容易折断。蒙牛曾经是过去数年成长最快的消费品公司。但为了财务报表好看,过度追求轻资产运营模式,对上游原料放任自流,结果一场三聚氰胺事件,不仅把蒙牛的股价打回原形。更逼得牛根生不得不转让控股权。

  富士康国际是台湾股王鸿海精密在香港的上市公司。2005年上市以来,股价曾一路上涨4倍,但由于长期采用军事化管理,导致员工意外事件频频,引发“血汗工厂”的争议。甚至连累到了大客户的面子。结果股价自2007后就一路下滑。

  真正的成熟公司,宁愿要低风险下的较高收益,也不羡慕高风险下的超额回报。

  5, 坦诚

  国内的成长型民营企业,大多草莽出身,一路野蛮成长。不得已为了上市而规范治理。但又有几个真能与过去一刀两断?只要是家族生意,都希望保持神秘感,虽然公司已经公众化,但老板仍会把企业视为私人玩具。

  而资本市场喜欢透明,但并不喜欢高调,更不希望企业把所有故事都寄托在一个老板身上。靠纸巾和妇女卫生巾发家的恒安国际(HK.1044),原来是福建晋江的一家民营企业,1998年上市。老板施文博虽然从不见媒体,但财务报告却做得非常规范,与分析师沟通不打马虎眼。而像黄光裕那样的天纵枭雄,潘石屹那样的媒体红人,其实并不受资本市场尊敬。

  说到做到当然是一个美德,但真遇上天灾人祸,再牛的公司也很难保证每个季度都精确地符合分析师的财务预测。这个时候,有人会粉饰报表。就像当年的欧亚农业曾经干过的那样,最终跌入谷底。而恒安国际上市之后就遇到金融危机,高管遇害,但却敢于直面问题积极解决,2001年之后,公司业绩一路向上,股价也涨逾30倍。


上一篇: 创新的园艺学
下一篇:关于商业模式的那些迷思

1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