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人类社会是从“黑暗森林”时代发端的,《三体II》里说得很明白,生存是第一目的。我们无法判定一个陌生人对我们是善是恶,我们也无法判定对方能否判定我们是善是恶。谁也无法预测对方行为。所以,隐藏自己观察别人是第一需求,猜疑链因为距离和沟通的鸿沟而产生。

人类的互相信赖,仅仅存在于拥有同一血缘、同一生长背景、同一语言的社群中。但是,自然给我们人类的大脑,只能让我们维系150个左右的好友。超出这个范围,就会有好友慢慢地被淡忘。社交之所以是人类的一个最基本的需求,就是为了消除生存恐惧减少互相猜疑。

2,“档案时代”才是最可怕的,老大哥在看着你,但你不知道老大哥是谁。在“1984”式的国家里,每个人都有一份档案,但你不知道那份档案到底写得是什么,因为档案里最要命的是你的上级给你的评价,而这些评价会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影响到你。于是,伪装变得很有必要。在越森严的体制里,双重人格者越多。我一直认为人事部门是个很神奇的部门,他们有一套秘密语言。他们的权力正是来自于这种信息不对称。

3,“网络时代”,GOOGLE和COOKIE会记录你的一切行为。Facebook和微博,会把你的Newsfeed上墙。中移动会把你的手机号码出卖给分众无线。君子不处暗室,既然无所遁形,还不如自我显形。如果你越透明,通过你这个点的链接就越多,通过你传递的信息就越多,你的网络影响力就越大。无论是TWITTER还是微博,加V认证的人虽然仅仅占了社交网络总用户的极少数,但却主宰了信息的流动

4,“移动时代”,你想定位别人,就得让别人定位你。有一个暗室游戏,一群人在暗室里互相摸索,不准发出声音。试图彼此找到对方,手拉手形成一个圈子。这个过程非常漫长,常常挫败。但在一个光明敞亮的房间里,你看得见别人的行动,别人也能看得见你的行动,这就是定位。你想加入圈子,就必须让圈子了解你。你在变化,圈子也在变化,这是一个互相吸引,互相寻找的过程。

5,中国社会的奇特性导致了我国一直是个装逼和双重人格盛行的社会。在虚拟的交友社区里,撒谎是个低成本且必然的事,你是农民大叔,也可以号称自己是军官大校。人性使然。如果没有一起扛过枪打过炮坐过牢,再怎么喝酒吃肉称兄道弟都是不可靠的。

早期的QQ,更像是在玩黑暗丛林中牵手的游戏。今天的QQ,已经是70后主流人群的标配。交换QQ和交换手机号一样正常。未来可能更进一步,没有QQ号,没有手机号,你的脸就是ID。走出黑暗丛林,你就必须出让自己的部分隐私。

6,社交网络时代,需要重新定义我们的隐私观吗?

过去的中国社会只有禁忌,没有隐私。对于官员,学历是隐私,财产是隐私,婚姻是隐私,家庭成员是隐私。对于韩寒,方舟子认为你不需要隐私。GOOGLE+不仅知道你是一个优秀的游泳老师,同时还有一群好基友。

只有当我们越开放,我们越承认自己的弱点,我们才能越清晰地划定边界。电影有分级就意味着界限。没有分级,就没有标准,或者任由权力胡来。

A片和PG13并不可耻,因为这是人性的欲求。不分长幼,都能接触到QQ圈子需要开关,也是对隐私的分级,我们希望开放多少让外界知道。显然,你开放的越少,能看到你的人也就越少。对于总统克林顿,莱温斯基的脏裙子也是需要公开讨论的话题。

7,罗斯福讲,我们唯一需要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恐惧往往来自于未知,技术的超前常常让人类无法适从。纺织机被发明后,失业的英国手工艺人要砸烂机器。电视被发明后,伟大作家悲叹阅读。机器人被发明后,人们担心机器人成为“终结者”。多利羊被发明后,人们担心克隆人统治世界。没有能拍照的手机,没有可以恢复的硬盘,恐怕就不会有冠希兄的狂欢和艳照。更自由,当然更危险。

8,从IM到SNS再到弹性社交网络,虚拟社交在倒逼真实社交,不仅仅是复刻,更是扩张。我们的大脑只能维系150个人正常交往。不断加速的流动性,导致我们社交圈新陈代谢加速。200年前,你还没牵过手的女子可能已经指腹为婚。但今天你还记得自己牵过几次手。50年前,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今天,婚姻是一时兴起的事。

借助计算云,我们可以认识更多的人,进入更多的圈子,效率更高地从相爱到分手。因为不再有漫长的互相试探过程,古典主义的美感无可挽回地消逝了。

9,技术想要什么?技术是人类身体的延伸。技术要更聪明,机器想要读懂人性,就要喂给它更多的信息。所有的个性化推荐,都是建立对你个人信息孜孜不倦的挖掘整理重构上。

总有一天,机器会比你更懂你。因为它知道你不知道的,它也知道别人和你是如何互相影响的,不需要你开口,那是潜意识引导的行为。没有一个机器老大哥的存在,只有一个MATRIX,我们都是从其中孕育而生。我们的智慧,取决于群体智慧的提升。远离圈子,我们会很安全,很孤独,很无聊,很笨蛋……

10,作为社会化灵长类动物,人类的核心竞争力是“适应”而非“遗忘”。火、电、炸药、互联网、手机这些令人恐惧玩意,最终都完美地融入我们的生活,我们对技术的不确定性充满恐惧和好奇,但这是人类的宿命。

我们就是抵挡不住蛇和苹果的诱惑。但我们并没有下地狱,因为对超前技术的恐惧总是让我们先想到最坏的可能,并提前设计出类似《三体》中持剑人的防御机制。这就是原子弹并没有消灭人类,反而使世界和平得以延续。按照KK的说法,技术的总体好处可能永远只比坏处多1%,但这就足够,关键是什么?时刻警惕和持续优化


上一篇: “免费”的终结
下一篇:谁是商业模式他妈

8条评论

  1. good,the second

  2. 谁能告诉我,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3. 看到一个夸的而不是骂的,说的这么隐晦,怕说明白点被网友唾沫淹死吗

  4. 很好,有需求必然会产生,有追求必然会追寻,有求必应顺应时代,交际不断延伸,随着人性的需求不断萌生发展,欲望永不止步,这就是人类对于交际所必须的……

  5. 双刃剑,看持有人怎样运用ta

  6. 被楼主的各种旁征博引所征服,莱温斯基的脏裙子你都知道.
    三体爱好者表示,执剑人压力真的很大.

  7. 据说企鹅有7.210亿的用户,
    在中国真是人多力量大,强大。。。

发表评论